那一夜

《网友投稿》
标题:那一夜
笔名:Loy

 

我曾经问过你,心痛是什么?如果说心痛是伤心难过的话。
具体来说,心痛的程度应该在伤心之上。
单字:heartache,就字面上来看,就比sad和depressed更加有实体感。

 

你觉得心痛是某一天忘记买一直都有在买的万字,它却偏偏开彩。
一份伤心加上一份遗憾,便可炼成让心脏紧紧梗塞的毒药。
想做却没做,然后才悔不当初。
你还记得三月十七号那一夜吗?

 

你在电视上看到我了。
你说我拉着行李的样子很像一个拉着拉杆书包上学的小学生,睡不饱却还是因为背负着“学生”这一责任,而无奈去上课的样子。
是啊,那一夜的空气充斥着好多的委屈。
在八点的新闻还没拍到我之前,接近傍晚的时候下了小雨,桥上积了数不尽的小水洼。
明明说好一起去吃新开的麻辣香锅,还要在晚餐后去买猫粮的,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却在桥上拉着两个行李箱。
你还记得我的行李箱,被路过的摩托车溅湿了那件事吗?

 

戴着口罩很好,可以阻挡飞沫,也可以吸收那些无声无息的泪水。
大家看不到彼此红肿的鼻子,就能当做一切都很好了。
还来得及进来,已经很好了。自那个很好的一夜已经过了365天。
家里的猫大概已经忘记我身上的味道了。而我也渐渐忘了你的头发是什么香味。
昨天视讯通话时,才发现你的头发已经长这么长了,原来这就是心痛的感觉。

 

365天罢了,就当作去海外公干啊。有人如是说。
那天你趁我匆忙收拾行李时,塞了一打咖喱口味的杯面过来。
你叫我一个星期只能吃一次杯面,把全部吃完的时候就可以回家了。
那时你还乐观地说:“不可能关这么久的啦。”你还记得我一边努力地把杯面挤进行李箱,一边叫你不准搞外遇吗?
从期待疫苗到现在的坦然自若,甚至连今天的确诊人数是多少,我都已经无所谓了。
不知道你有没有在算,我已经全部吃完的杯面了哦。

 

载我到关卡的人是你,我们出门的时候总是由我开车,所以当你说让你驾的时候,我是挺惊喜的。
“先睡一下。”你说,双眼盯着车龙。你认真的样子很好看。
如果时间能重来,我就不会在车里小憩了。
我怎么就不在那个时候多看看你,趁那一点时间拍下你的照片,或者拿出纸把你的样子画下来。
或者把收音机关掉,换上我们喜欢的歌,又或者只是轻轻握着你的手。
但是现实中我什么都没有做。

 

遗憾这个东西不是一下子就出现的。
它像头发一样慢慢长,日子渐渐把头发拉拔长大,用一个月1.2厘米的速度生长着。
遗憾和头发,就这样在我们稍不留意的时候就长了。
该如何注意呢?才1.2厘米。等到我们感受到它的时候已是沉重不堪。

 

你在离关卡不远的地方把我叫醒。
当时几乎快入夜,马路两旁的白色路灯打在许多准备漂泊的人身上。影子在阶梯层层叠叠。
你没下车,只是安静地看着我把行李卸下,仿佛像个送小孩去上学的母亲。
你最后对我说:“到了那里,打电话回来。”你总是这么成熟。、

 

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在我们前面的那辆车,那对夫妇用了好久才下车。
两双手在一个婴儿头上、脸颊、身上抚摸不断。
原本表情漠然的夫妇,在看见他们的小孩哭得呼天抢地的时候,便也开始拭泪。
稍作推算,那个小孩现在大概已经学会走路了吧。

 

你还记得三月17号吗?那是一个普通的星期二,却一夜有雨,也有泪。
我差不多用了两个小时才走到对岸。
友人答应出租一间房给我,并很善良地来地铁站接应。
你知道吗?那一夜的地铁站挤满了人和行李箱,还有连绵不断的谈话声和嘈杂且此起彼落的电话铃声。

 

放工后赶着租房,回家收拾行李,当时的我已疲惫不堪。
突然我想起冰箱里的冰淇淋,你说要留着周末吃的。
虽然有点不甘愿,但却也只好让你独享了。
你记得吗?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

 

你的声音浅浅的,咕哝着叫我早点休息。
我仿佛能想象你躺在床上一手遮眼,一手握着手机的可爱模样。
猫躺在我的位子睡得香甜。房间里的冷气开着。
在别人眼里,是个再也平常不过的一夜。

 

挂了电话我才想起我忘了带最爱的抱枕,因此彻夜未眠。
躺在陌生的床褥上,我竟然在想,你是否会像我想念你一样地想念着我?

 

 

特别声明:
以上文章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走秀吧》和《走,新加坡》管理员立场。

 

♡文笔空间♡
长期征文,不限时间、不限投稿次数,随时欢迎投稿。
让我们来交换吧!我们用金钱来交换你的文笔♡
虽然稿费微薄,但却是我们《走,新加坡》的心意♡
https://jomshow.com/2020/11/30/write-post-to-earn/

 

By Annies

Related Posts

  • 潜在的加害者

  • 为了结婚而结婚的你,幸福吗?

  • 心中的那把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