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早报》客工寻求义务法律援助

 

⚠️ 不管是Work Permit、S Pass、E Pass,在新加坡我们都是外籍劳工(简称外劳)。
这篇请你一定要收藏,无论是工伤赔偿还是薪金纠纷、需要法律代表,都可以参考此篇❗

 

咨询中心“义诊”维权 客工有多渠道寻法律援助
https://www.zaobao.com.sg/news/singapore/story20221106-1330173

 

两周前,九名外籍劳工称被承包商拖欠数个月工资,堵在宏茂桥的公司门口,高举纸张抗议,要索讨欠款。
人力部介入调查被投诉的两家公司,九名客工也因涉嫌未获许可证参加公共集会,正协助警方调查。

 

客工或许不清楚本地法律,也不知可通过较和平的途径,维护自己的法律权益。
多年来,本地援助客工的组织不断努力,向需要法律支援的客工伸出援手,也通过教育提高客工的法律意识。

 

本期《说法识法》向外籍劳工中心、由新加坡法律义务办事处带领的外籍劳工援助联盟,以及非营利组织客工亦重(TWC2),了解他们如何安排法律援助,为落难的客工据理力争或代表触法的客工。

 

以客工为服务对象的法律咨询诊所,今年开业首八个月,就有71人上门求助。
设在小印度一带安古利亚回教堂(Angullia Mosque)的法律咨询诊所,由新加坡法律义务办事处(Pro Bono SG,前身为律师公会义务律师事务所)经营。
法律诊所开放给不同宗教、国籍和语言的客工,每月只“营业”两天,即第二和第四个星期天。

 

办事处发言人告诉《联合早报》,在场的志愿律师、翻译员和行政人员每次大约接见六名客工,但偶尔有多达12名客工上门。
不愿面谈的客工,也可通过视讯向志愿律师倾诉问题。

 

外籍劳工中心执行理事长伯乐(Bernard Menon)说,中心每月举行两次免费法律咨询,服务对象是持工作准证或S-Pass的客工,但中心没有记录总共为多少名客工提供援助。

 

客工亦重(TWC2)主席傅黛碧(Debbie Fordyce)说,组织的社工和义工都不是律师,但会为客工找义务律师,也支付法律费用。
她说,客工亦重在任何时候,平均为约10至20名客工提供与法律相关的援助。

 

这些援助犹如客工落入困境后的“救生圈”,但客工也得对本地法律有基本认识,须先确保自己不会掉入坑洞。
伯乐指出,新来的客工会接受由人力部指定、由外籍劳工中心开办的适应本地生活课程。
内容包括就业权益,以及工伤赔偿法令和雇用外来人力法令等条例如何影响客工的关键事宜。

 

除了让客工掌握基本的法律知识,客工援助组织也紧密合作,让客工得到更全面的援助。
去年7月,20多个非营利机构、义工团体,律师事务所等组织,就联手设立本地首个外籍劳工援助联盟,携手探讨问题和解决方案,结合各方力量和专长更好地处理个别案例。

 

薪金纠纷及工伤赔偿是客工寻求法律援助的两大“热门”课题,相关问题多数只须义工解释索赔程序,根本不必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若被拖欠薪水,客工可到劳资政纠纷调解联盟(TADM)提出申请。受伤的客工也可通过工伤赔偿法令(Work Injury Compensation Act,简称WICA)自行提出索赔。

 

可是,外籍劳工援助联盟(Migrant Workers Group)指客工仍然认为新加坡的法律系统是个谜,英语不流利的客工更是满头雾水。

 

王律师事务所(WongPart­nership)律师阿南(Adnaan Noor)是联盟的志愿律师。他说,律师通常会为客工解释如何通过TADM追讨薪水。

 

外籍劳工中心执行理事长伯乐说,若通过TADM还是讨不回薪水,中心会为客工安排进一步的法律援助。
至于工伤赔偿案例,阿南指出,律师会确保客工的索赔经过妥当评估。
受伤的客工养病期间无法工作,律师也会确保他们的饮食起居被照顾。
有时候,雇主不允许客工离开宿舍求医,在这情况下律师也会把案件交由人力部处理。

 

外籍劳工遇到工伤赔偿难免感到慌乱。
客工亦重主席傅黛碧透露,有些律师利用这个弱点趁火打劫,说服客工不要通过WICA索赔,要客工入禀法庭进行诉讼,以便赚取高额律师费,甚至从索赔额中抽一笔。
“我们经常告诉受伤的客工,(工伤赔偿)其实不必法律援助,我们可以帮忙他们处理WICA的程序,这服务也是免费的。”

 

有客工担心丢饭碗或被遣送回国,遇到不公时不敢出声,选择默默承受。
有义工认为,减少或免除客工的中介费,以及允许他们自由换工作,将让客工有更多“谈判权”。

 

根据客工亦重主席傅黛碧的多年观察,客工通常得支付巨额中介费,也不容易转换工作,若质问雇主关于拖欠工资或工伤赔偿事宜,工作可能不保。
“多数客工明白,除非愿意丢饭碗,否则他们不会与雇主讨论工资问题。”
傅黛碧认为,减少或免除中介费及允许客工自由换工,能让他们有更多谈判权。

 

当厨师的马来西亚籍黄姓员工(27岁)近期就碰到类似事故。
他告诉《联合早报》,去年4月起他在某工业区的西餐档口打工,但工作数月后,老板欠他3000多元薪水。

 

他指老板仗势欺人,称破产所以不用还钱,还吓唬说,可找人“整”他,让他以后不能在新加坡工作。
“但我没被吓倒,因为没做错事,只是要拿回我应得的工资。”

 

他先通过TADM索赔,调解后达成协议,让老板分期付款偿还2000元。
老板起初遵守承诺,后来又不给钱。他向外籍劳工中心志愿律师求助后听取建议,联系人力部调查官。
当局随后介入调查,老板于今年9月全额归还工资。

 

他说,身为外地人,客工不知道雇主可耍什么把戏,往往担心遭受对付,但若没做亏心事,就该“敢敢(跟老板)讨,你怕的话,就讨不回了”。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在本地犯法的客工一样得被处置,但也同样应公平享有法律代表的机会。
王律师事务所的阿南律师通晓孟加拉语。
入行时,他发现不少客工独自出庭,就自告奋勇无偿代表客工,并定期在法律咨询诊所给予援助。
“无论他们犯什么罪,我坚信大家都有权在法庭发表看法,并得到最好的法律代表。”

 

阿南说,某客工阴阳差错,突然有大量的毒品落入他的手中。
客工被捕后配合调查,承认自己也有吸食毒品,并为非法妓院“看水”。
他义务代表客工,与总检察署商量后,控方同意减轻客工的罪状,判刑也因此减少。

 

Providence Law Asia律所的梁芝玮律师,曾无偿代表一名被控打伤管工的客工,为他成功争取减刑。
她说,客工给管工3000元费用,让对方帮孟加拉同乡找本地的工作。
管工拿了钱后,两年迟迟没有行动,也没归还这笔钱。客工忍无可忍,与管工打起架。

 

客工原本被控蓄意伤人,罪名可判监禁。
律师团队向控方解释他的处境后,罪名改为较轻的滋事打架,客工后来仅被判罚款。

 

梁芝玮自2019年就为客工群体服务。
她说,客工面临不少挑战,工作也非常吃力,但可以求助的渠道有限,所受的法律保护也有限,这成了她做义工的动力。

 

求助管道
1⃣ 外籍劳工中心(Migrant Workers Centre)
24小时热线:6536 2692,
电邮:feedback@mwc.org.sg

 

2⃣ 新加坡法律义务办事处(Pro Bono SG)
法律咨询诊所热线:6536 0650,
电邮:enquiry@lawsocprobono.org

 

3⃣ 客工亦重(TWC2)
热线:6247 7001,
电邮:info@twc2.org.sg

 

————(结尾签名档)————

♡来自Sammi Siek♡
留守《走,新加坡》专页,获得即时资讯:
https://www.facebook.com/走新加坡-Lets-go-Singapore-107400520975362/

加入《人在狮城漂》群组,共聚闲聊: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383612073431756/

如果你需要资讯,请点击《来秀吧》网站,里面有我大部分的原创心血。
https://www.jomshow.com
其中包括《covid-19特别专题》、《专题花絮》、《快乐妈咪》、《新加坡大小事》、《新加坡工作资讯》、《旅游好好玩》、《精明省钱》、《贪吃美食》和《文笔空间》

By Sammi

一个在新加坡打拼的异乡人,也是facebook大型群组“走,新加坡”管理员兼版主。 下笔写文,只为分享正确资讯资料资源和知识。不做无的放矢;事前一定先做research、研究官方网站、翻译原文、找相关新闻,还要润笔写文。短篇最少耗时一小时、长篇可耗四小时甚至更多。 我们人在异乡为异客,只要彼此守望相助,定能在异国里感受一些温暖。我相信,你若行善,我也传递,我们点燃的小小薪火,必能点亮全世界♡

Related Posts

  • NTUC Hello Kitty

  • 《人在狮城漂》兔年红包袋

  • 免费急救术课程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