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尊重卖艺者的事

《网友投稿》
标题:不尊重卖艺者的事
笔名:宏恩

 

回家的路上,看到这样一位老人,他那布满了岁月的沧桑的脸庞,不时挂着最纯真的笑容。
他的乐观,掩盖过了他因失明带来的遗憾。
他常身穿泛黄的白色背心,宽松的短裤,头上戴顶遮阳的草帽,帽沿边已经磨出了一条明显的分割线。
他的双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茧和伤疤,却紧紧地握着一把二胡,二胡看得出来样式很旧,但是老人擦拭的格外干净。

 

老人弹奏时认真的表情,激动的心情,配上灵活的手指头,音调也随之跌宕起伏。
似乎,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人,在这繁花似锦的社会里依旧沉迷在音乐里。
老人眯着眼笑容可掬,手握弦拉着曲儿,身体随着音乐摆动起来,脚则踩着拍子。
在如现今这种快节奏的社会上,极少人会为这些卖艺人驻足,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免不了几个冷眼、斜视。
我站在街角,沉醉于老人即兴演奏带来的片刻宁静时,两个背着书包的男孩撞了老人,乐声戛然而止。

 

老人从小凳子上跌了下来,表情从陶醉到惊吓再到痛苦。
他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的摸索着未知,一切的不熟悉使他恐惧、焦躁又不安。
我立刻上前,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他这才算有了个方向。
我扶起老人,帮他坐上凳子,再帮他拾起掉在地上的二胡和弦。
那两个约莫13、14岁的男孩只是在一旁,边嬉戏边拍着身上的灰,也没给老人好脸色。
我可沉不住气。

 

“喂!你们撞了人,基本的道歉应该会吧?在大庭广众下打打闹闹也该有个限度吧?”我安顿好老人后,转过身便破口大骂道。
“道歉?他弄脏了我的衣服,我没和他计较就很不错了。” 当中的高个子指着老人,咄咄逼人道。
老人听了连忙劝道:“哎呀!弄脏了你的衣服真是对不住啊。”
高个子更无理取闹了,不客气地说道:“哼!算你有自知之明,早知道这街上有个乞丐,就绕道走了,真晦气。”
高个子猖狂的语气,令我不禁呵斥道:“乞丐?什么乞丐?老伯是卖艺者!卖艺者,卖艺不卖惨。况且你们有什么资格辱骂老伯?他凭本事吃饭,用得着你管吗?现在的学生上学,学的都是什么呀?道德尊卑是什么,你知道吗?你瞪我?你凭什么瞪我。你们不仅不尊重他,甚至鄙视卖艺者。我看不起你!”

 

话音刚落,我身后传来一句:“我也看不起你!”
一遍又一遍的“我看不起你。”不知传了多久。
原来,街上的人都围了过来。
瞬间成了众矢之的的他俩这才灰溜溜的走了。
大家伙儿见状都在喝彩,可是攻击他们非我本意,这样真的好吗?
可是我话已经说出去了,能收回吗?不能。
他们被羞辱的狼狈不堪,可是他们真的能记取这个教训吗?

 

好像是人群中,有个人见此情此景掏出手机把过程拍了下来传上网,这引发了不小的共鸣。
趁着这风波,好些人特地来支持老人,热潮引得新闻也来报道。
网上的视频我看了,全程拍着他俩,却录下了我的这番话。
可,没过几天,这件事便没了热度,闹哄哄的网民走了。
街上恢复之前的平静。

 

自从那日一别,我回家都会绕过那条街,帮老人出了头,我却对那条街有了抵触的情绪。
直到某天,我觉得无比沮丧,所以就没绕过那条街,径直走到老人的摊前,如痴如醉地听着,似乎只有他能抚慰我一天的委屈。
可经过那么多事,老人心境也没被影响,他手握弦拉着曲儿,却像是在撩拨我心弦。
一曲终了,我情不自禁地鼓了掌,老人顿了顿,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是那个小姑娘吗?”。

 

他向空气伸出了手,试探着我的存在。
我犹豫了一会儿,再次紧紧地握着他那寻找方向的手,他顿时喜笑颜开地说道:“小孩,那天妳走的好快,没好好向妳道谢。谢谢妳啊!真的太感谢妳替我解围了。”他那真诚的“目光”中泛起泪花。
尊重他人不该只体现在语言上,更应该表现于行动上。
设想,如果我们都用真心去关怀、尊重他人并给予他们帮助。
那么,从中获得快乐的那一方又何尝不是我们自己呢?

 

特别声明:
以上文章来自网友投稿,不代表《走秀吧》和《走,新加坡》管理员立场。

 

♡文笔空间♡
长期征文,不限时间、不限投稿次数,随时欢迎投稿。
让我们来交换吧!我们用金钱来交换你的文笔♡
虽然稿费微薄,但却是我们《走,新加坡》的心意♡
https://jomshow.com/2020/11/30/write-post-to-earn/

By Annies

Related Posts

  • 潜在的加害者

  • 为了结婚而结婚的你,幸福吗?

  • 心中的那把伞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