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Happy Day

Day: December 2, 2020

时光荏苒,负重前行,记忆中的火锅不再……
文笔空间

时光荏苒,负重前行,记忆中的火锅不再……

《网友投稿》笔名:络月 标题:时光荏苒,负重前行 不知曾几何时火锅变成了我的挚爱。 那一片片的肉涮下去,不到几秒便可捞起。 撕成片的翠绿,渺渺升起的淡烟,一家子谈笑风生,好不快活。 犹记得从前家贫,每餐只有一鱼或一肉,一菜或一汤。 家中人口众多,为了保证自己能够饱腹,每逢吃饭时间,大家看准时机纷纷下筷,希望能吃到自己心仪的食物。 而不过两三回,盘中餐便没了踪影,日日如此。 而我们向往的大餐,向来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得以见到。 女人们在后厨忙的热火朝天,小孩们遍地撒野,口中说着吉祥话。 男人们则在外说长道短评论时事,聊聊家庭。 待所有菜肴准备完毕,大家都陆续上桌。 长辈负责开筷,而我们必须静静等待长辈们说可以开饭了才得以下筷。 而有多久,我们没有这样的场景了呢? 低头族比比皆是,请小孩上桌好像请祖宗,须得一遍遍喊才不耐烦的坐下。 到底团聚,为了什么?传承的精神已不见踪影。 更加从未想过,想吃kampua面得先交昂贵的交通费。 小时那就是早餐的代名词。 几乎每走几步路都有摊面档,售卖着干盘、云吞、糟菜粉干、红酒鸡汤面线…… 每天换个口味都吃到腻。 总想着等我赚大钱了要吃大餐,麦当劳KFC随我选。 刚来新加坡时惊叹不已: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同的食物文化碰撞?!但1比3的消费和低薪又让我舍不得吃。 面包配kaya能吃一天。 心里总想着:省一点,再省一点,就可以买房子给我爸妈了。 十年前听不到任何的福州话,现在偶尔能偷笑; 十年前吃不到任何福州美食,现在偶尔满足口腹之欲! 十年前我坐不起德士,现在偶尔能乘车前往干盘面档。 原来,我爱的不是火锅,是一家人的快乐...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